好莱坞

谈谈学习伤寒论的体会中

2019-11-09 17:52:5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在2019年2月山东聊城(上医堂)第一届经方研讨会上的发言

学习《伤寒论》的方法

咱们大家学习《伤寒论》呢,知道了这些传藏历史,就了解到《伤寒论》流传到现在确切来之不易,其实对于初学者学习《伤寒论》来说,有很多大家谈到学习的方法问题,那就是一般都主张要读原文!也就是白文,不加注释的原文!读原文,你理解多少算多少,自古以来,学习《伤寒论》没有老师,都是有文化的人,用大众的话来讲,就是有文化的人捐(自学)个大夫,捐个先生,捐个中医,理解多少算多少,如果你看的是注家的本子,那就往往让人牵着鼻子走,容易误入歧途,因为从古至今许多注家的注解本身就是毛病的。对于我们聊城人学习《伤寒论》,那是最有利嘞。有哪些利呢?张仲景本人是河南南阳人,跟我们山东是半个老乡,地邻搭地邻,对不对呀,《伤寒论》里面许多语言,就是咱们平常生活中常说的话,现在河南地方话还常常说“中与不中”,到了齐鲁大地或其他地方,就是“行与不行”的意思,是不?你看我这里这本大字版《伤寒论》,书中“项背强几几”他都是写的不带勾的“强几几”,我注意啦,其实强几几,不过就是我们民间常说的“哎呀,我痛几几的,冷丝丝的。”这是大众的方言,最多念篡了音,就这么简单,没有更精深的意义。

谈谈学习伤寒论的体会中

大家学习《伤寒论》可以分为三个境界:第一,书本上怎么说,你就怎么用,咱们既然搞中医,那就得信中医,我对病家往往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你吃我的中药可以,那你就一点西药也别吃,以证实一下咱们中药的奇异!在坐的各位,谁给我背背《伤寒论》的前12条呀?有自告奋勇的吗?“我背!”(话音刚落,莘县老学员任友军答道)“好”“你背”“坐着背就行。”“1、太阳之为病,脉浮,头项强痛而恶寒。2、太阳病,发热汗出,恶风,脉缓者,名为中风。3、太阳病,或已发热,或未发热,必恶寒,体痛,呕逆,脉阴阳俱紧者,名为伤寒。4、伤寒一日,太阳受之,脉若静者,为不传,颇欲吐,若躁烦脉数急者为传也。5、伤寒2、3日,阳明、少阳证不见者,为不传也。6、太阳病,发热而渴,不恶寒者为温病。若发汗已,身炽热者,名风温。风温为病,脉阴阳俱浮,自汗出,身重,多眠睡,鼻息必鼾,语言难出。若被下者,小便不利,直视失溲;若被火者,微发黄色,剧则如惊痫,时瘈疭;若火熏之,1逆尚引日,再逆促命期。7、病有发热恶寒者,发于阳也。无热恶寒者,发于阴也。发于阳,七日愈。发于阴,六日愈。以阳数七阴数六故也。8、太阳病,头痛至七日以上自愈者,以行其经尽故也。若欲作再经者,针足阳明,使经不传则愈。9、太阳病,欲解时,从巳至未上。10、风家,表解而不了了者,十二日愈。11、病人身大热,反欲得衣者,热在皮肤,寒在骨髓也,身大寒,反不欲近衣者,寒在皮肤,热在骨髓也。12、太阳中风,阳浮而阴弱。阳浮者,热自发;阴弱者,汗自出。啬啬恶寒,淅淅恶风,翕翕发热,鼻鸣干呕者,桂枝汤主之。”(友军背完,响起热烈的掌声……)好!背的不错!其实学习《伤寒论》,就得这样去背诵,能背多少算多少,一定要背,这看是笨法,却是最巧妙的办法,天道酬拙,有些人学习《伤寒论》,偏偏为自己找托词:啊!我理解着背诵条文。你理解着背,你咋不说背下来理解呀?这都是逃懒的法,不对头。今天,我在这里告诉大家,没来的同道,大家也可以把这个信息传递给他们:谁要是把《伤寒论》六经病脉证并治背下来,背下来一经病条文,我就奖给他1本大字版的《伤寒论》,背下六经病条文,我就给他6本《伤寒论》类书,背下来整部《伤寒论》,我奖给他一部线装版宣纸竖排本、千八块一套的《伤寒杂病论》。这是我的誓言,我们就是要当《伤寒论》的播火者,就是要用经方,经方它容易上手啊!

刚才友军背了《伤寒论》部份条文,我在这里举个例子:“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,无热恶寒者,发于阴也,发于阳,七日愈,发于阴,六日愈,以阳数七阴数六故也。”好啦,关于这一条的注解,那历来名家的解释多了去了啦,有人还单把这条列为《伤寒论》的别本——《金匮玉函经》的总纲,作为第一条,排在最前面,这么解释,那么解释的都有,其实,叫我说,由于当年张仲景书写《伤寒论》时是把它写在竹签上,对现代人来说,阴阳是一个陌生的辞汇,而对过去古文根底深厚的古人来讲,阴阳这个词很容易理解,那是小菜一碟,一看就明白,据我个人的理解,大家看看对不对:自然界万物分阴阳,人前为阴,人后就为阳,左为阳,右就为阴。《伤寒论》第七条“病有发热恶寒者,发于阳也,无热恶寒者,发于阴也。发于阳,七日愈;发于阴,六日愈。以阳数七阴数六故也。”他这里说的发于阳,发于阴,无非说的是伤寒后,体质强健的人,抗病能力大就发热,体质阴弱的人呢?抗病能力差,就反应弱,不发热。这里的阴阳指的是阳质强壮与阴质柔弱的意思,这个阳是指阳质之人,阴即阴质之人,你看体质阴弱的那种病丫丫,他感寒后,并不一定发热,崴崴好多天不好,而那种体质强健的人,抗病能力强,突感外寒后,正气奋起抗争,反倒发热来得快。说到发热,现在发明了体温计,在过去连个体温计都没有,你看《伤寒论》中所说的发热恶寒,它描写的更多的是自我感觉,不是说没有高热,有高热,当发热到三十八、九度以上的时候,往上积热,那人自身就会打颤颤,全身发抖。所以说《伤寒论》中说的恶寒发热,脸上热辣辣的窜火,身上冷热,描写的更多的是自我感觉的症状。中医鉴别是否发热最简单的办法,除用手摸摸感觉感觉是不是发热,那另一种方法,就是品一品脉,出现浮数脉,那就主表证发热,哎,对不对呀?

谈谈学习伤寒论的体会中

学习《伤寒论》,大家一定要晚娘打孩子——暗使劲,必须低下头去,好好下一番工夫,耐得住寂寞,自己学自己悟。《伤寒论》第六条,后人说是讲了太阳温病,其实,何只讲了太阳温病!只要是温病,都会发热、口渴,对不?《伤寒论》第六条,有条无方,由于一个第六条,大家就得好好去学习《温病条辨》,《温病条辨》弥补了《伤寒论》的部份不足呀!你瞧瞧这个第六条,只有学习了《温病条辨》,你才能掌握了嘞。刚才友军背诵了《伤寒论》的前12条,《伤寒论》的前十二条已把桂枝汤的指征全说清楚了,现在我们反过头来,看看《伤寒论》的第四,五两条:“4、伤寒一日,太阳受之,脉若静者,为不传。颇欲吐,若躁烦,脉数急者为传也。5、伤寒二、三日,阳明、少阳证不见者,为不传也。”这里《伤寒论》已给诊断太阳病戴上帽子。一个是伤寒一日,没有传经,一个是伤寒二三日,阳明与少阳证没有见到,说明是什么病啊!说明这还无非是一个太阳病嘞!为什么是太阳病呀?这个太阳病,有汗是桂枝汤证,无汗是麻黄汤证,好啦,前面十二条,主要就是讲了一个桂枝汤证,只要太阳病前三天没有传经,没有出现兼证和变证,你用桂枝汤就可以治好!大家外感风寒后,有没有用纯桂枝汤,不加减一味药,就治好的不?“有、有、有!”(听课的许多学员回答说),就是那,用桂枝汤就可以治好没有传经的伤寒!桂枝汤的服法,伤寒论第十二条后的说明交代的已很清楚,桂枝汤熬好后,不是说早一次晚一次喝就拉倒啦,不是那么回事!得了太阳病,熬了桂枝汤,喝后只要不出汗,就可以连续服,隔一段时间,就要喝一次,一直喝出汗来为止。固然,书上说的服桂枝汤后出的那个汗,有时偏小,服桂枝汤时,我们满可以出的汗再大一点,以不汗出伤阳为度,这个我在自己身上标过,得病发热,喝桂枝汤后,真像桂枝汤方后说的那样,足足出了二个钟头的汗,就好啦!汗出后,身上舒服啦,鼻子眼透气啦,眼也不涨不流鼻涕了,头也不疼啦,浑身感觉舒畅了,哎,这样病就好啦。具体到条文,大家在学习《伤寒论》的时候,你们自己也许会悟出来。

谈谈学习伤寒论的体会中

我们再举一个例子:桂枝二越婢一汤,出现在《伤寒论》的太阳病中,可是越婢汤却出现在《金匮要略》中,在学习太阳病时,大家还不知道越婢汤的方证及用途,而桂枝二越婢一汤却早早的出现在了《伤寒论》中。这说明甚么问题呀,这说明初期《伤寒论》与《金匮要略》确实是1本书,且按常理,越婢汤应出现在桂枝二越婢一汤之前更合乎逻辑,这进一步说明,《伤寒杂病论》早年成书写在竹简上,由于岁月的腐蚀,肯定造成了错杂散乱,直至被后人分成了两部著作。这里给大家留个思考题:在《伤寒论》中桂枝二越婢一汤之前,你无妨找个位置,把越婢汤的方证条文重新编排一下,也很有意义呀!这是一个很好的思考题啊!“风家表解而不了了者,十二日愈。”一般的太阳病,只要不传经或出现变、兼证,若治疗及时,一个桂枝汤,就满可以做到一剂知,二剂愈,这是毫不含糊的。太阳病,桂枝汤,必须早喝,越早越好,喝晚了,一旦传了经,变化急速,不是咱们医家思维所能想当然的。太阳病,有时传经很快,一旦出现另外的证,大家一定要随手加减,所以《伤寒论》第十六条说了:“太阳病三日,已发汗,若吐、若下、若温针,仍不解者,此为坏病,桂枝不中与之也。观其脉证,知犯何逆,随证治之。桂枝本为解肌,若其人脉浮紧,发热汗不出者,不可与之也。常须识此,勿令误也。”医圣已经嘱咐你啦,就看大家悟出来、悟不出来。这里所说的坏病,或许传到了少阳,也许传到了阳明,传到阳明,就入里化热啦,但这时候,未必用大小承气汤呀,上午谷主任讲的那个病案,两手出汗,四肢手心足心燥热,太阳主四肢,阳明也主四肢,二经主四肢,都可以发温,但阳明与太阳主四肢的区别,就是一个出汗,一个不出汗。发潮湿,手心出汗的,是阳明证;不发潮热,手心没有汗的,就是太阴病,这就是两者的区分!谁主哪一经,也不是说说就拉倒的,像重症肌无力的患者,就是从脾治疗,要健脾补气,大量地使用黄芪,脾主四肢肌肉嘛!所以咱既然学了,就要会用。再比如,桂枝麻黄各半汤,他可以治疗很多病呀,一些过敏性鼻炎,治疗时可以用桂枝麻黄各半汤,效果非常好!鼻窦炎不行呀,鼻窦炎不行,鼻窦炎要用葛根汤,大家记住:“太阳病,得之八九日,如疟状。发热恶寒,热多寒少,其人不呕,清便欲自可,一日二三度发,脉微缓者,为欲愈也;脉微而恶寒着,此阴阳俱虚,不可更发汗更下更吐也,面色反有热色者,未欲解也,以其不能得小汗出,身必痒,宜桂枝麻黄各半汤。”别看就这几句话,说的是“七八天来脸发红,病邪就在你身中,桂枝一半麻一半,两药平分便见功。”它就是一个小汗方,这个小汗方,说的是太阳病7八天啦,正气遭到损伤,就是自愈不了,汗憋在里面发不出来。里有热脸发红,觉得脸热窜火,好啦,你用用这个小汗方,1用一个准,所以说,这些条文,必须靠咱们自己学习自悟去。

在过去,哪里有什么中医学院呀!过去的中医大夫,除了带徒,就是文化人自己捐个中医,只是自己捐成的中医,开出的方子有时比较拘束,不大胆。这说明甚么问题呀,无非就是临证少,缺少临证经验,还处于学习《伤寒论》的第一阶段,读书三天,还不如临证一人嘞,更何况“读书三年,便谓天下无病可治,及治病三年,乃谓天下无方可用。”人呢,都要经过这个实践的过程,学习《伤寒论》,没有更好的办法,理论教给你了,实践就要靠自己啦,一个中医高手,包括西医大夫,不出几身汗,能成一个好大夫吗?

上世纪1二十年代,丁甘仁及章次公先后在上海创办中医专门学校及国医学院,像后来的上海中医学院第一任院长程门雪及秦伯未,都是毕业于上海中医专门学校的学生,朱良春毕业于章次公的中医国医学院,其实章次公也是先毕业于专门学校,以后又办的国医学院。1916年中医专门学校成立后,还请了曹颖甫做专门学校的教育长,教授伤寒与金匮。1915年,祝味菊即祝附子,也已到沪行医,当时上海有一位中医叫徐小圃,已小有名气,但是碰到自己的孩子得了伤寒,治不好了,他自己一个最小的儿子,高烧半月不退,怎样处方立药都不好,这方那方,怎样退,高烧也退不下去,没法啦,自己的孩子自己治不好,虽然难以启齿,没面子,也得请人看呀!请谁呢,祝味菊,请家里来了。祝味菊,那是祝附子呀,手一搭脉,虽然高烧,但“脉微细,但欲寐也。”少阴病,应当用附子!不愧是祝附子!徐小圃一听,烧得那末高,还用附子呀!嘴里虽然不敢说,但心里一咯楞,也没办法呀,自己治不好,只能听他人的哎!随他去吧!死马当活马医吧。治好了,算他命大,不该死,治不好呢,也没什么埋怨头,反正自己没治好,没招啦。随后,祝味菊就把方子开出来啦,药熬好后,傍晚就喝了,孩子病的那么重,徐小圃也睡不着觉啊,夜晚躲在书房里,书看不下,坐卧不安,等到了半夜,家人到书房敲门,告知徐小圃:“老爷,公子喝了祝先生开的药,有效果啦。”“是死了吗?”徐小圃开门忙问道,“不是死了,是少公子醒啦!想喝水。”哎呀,听了这一句,徐小圃大吃一惊!以后,徐小圃跪倒拜祝味菊为师,重新学医,终成一代大家,这是一件真事。这说明什么问题呀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一个人的思维被框住后,常常很难钻出来,跳不不出去,而大家在一起交换,有时往往一句话,就戳透了。真传一句话,假传万卷书。给你一本书,常常看的不得主旨,但是一句话,往往就说透了,所以交流就是交换,交流往往给人以许多启示及灵感……

(未完待续)

西地那非多少钱

安阳哪里有卖西地那非

酸西地那非片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